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 >

天弘基金高航:短期来看刚性的素质教育项目可能会更好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10 点击数:

  以往相对低调的教育企业陷入集体亢奋,一路狂飙突进,掀起一股赴美、赴港上市潮。相关统计显示,已经在美港两地上市的内地教育企业已达13家。

  与此同时,面对资本的过度逐利,监管开始频频亮剑。8月,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出台,为资本介入教育立下更为明确的规矩。后有《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发布,异常火爆的校外培训机构被戴上紧箍咒;11月,《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推出,规定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按照统一标准进行规范。

  展望2019,强监管下的教育行业将迎接哪些变化?对于投资人而言,哪些细分赛道具有较好的上升空间?资本寒冬中,哪些教育企业更容易活下去?

  12月22日,界面新闻记者专访了天弘基金执行总经理高航,高航专注于教育行业的私募股权投资。他认为,投资机构应该在监管的不确定性中把握住确定性的方向。经济越是下行,越要投资现金流稳定充沛的教育企业。

  界面:教育行业在监管方面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这对投资会有哪些影响?或者说投资人需要注意些什么?

  高航:2018年从年初的两会到《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的出台,作为投资人来说,我们是可以从当中摸到政府政策的脉络和逻辑是什么。首先是意识形态问题,其次是教育的公平化,这是教育行业的未来走向,所以摸清政策的脉象,是有利于我们去做投资、选标的的。

  高航:教育的特点在于,市场的需求不会随着政策的变化而改变。无论是早幼教、K12,还是学历教育、成人教育、在线教育,都是强刚性的行业,任何一个政策的变化,都不会影响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即供求关系的变化。所以只要供求上,市场还有巨大的需求,就会有很好的供给去改良。这就是我们投资方面的驱动力。

  教育的改良,一方面要依靠技术,通过技术来去中心化、去隔阂化或者去地域化,让教育的不平衡不断减少。另一方面,从学历教育来说,未来很有可能一二线城市的孩子更多去考清北复交这些学校,而三四五线城市的孩子则有可能往职业教育发展,甚至是蓝领的方向发展。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人才结构也要去平衡,不可能所有人都往名校发展。

  高航:这是非常确定的。你看到国家对于高校的拨款比例已经在下降了,职业高校领域的投入比例可能逐步上升。今年在港股上市的教育公司,包括未来马上要上市的这些公司,职业教育、中专高职还有独立学院都在一步步往前走,收入水平、招生规模都在往上走,这是非常好的现象和趋势。

  高航;在线教育火爆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它沾上了“在线”这个互联网的末班车,第二是它也赶上了教育行业下半场的始发车。客观来说,在线教育之所以热门不仅是因为它借助技术,更在于在线教育商业模式和团队已经相对成熟。从投资公司的角度来说,它的估值上升得比较快,获客成本和获客渠道也更多元化,无论是2B、2C都有机会。

  高航:我个人认为,当人均GDP在6000美元以上的时候,素质教育将实现火箭般的增长。大家都讲素质教育,但素质教育到底是什么?其实从短期的赛道来说,围绕刚性的素质赛道可能会更好,比如类似于STEM、编程和中高考的加分项目,切切实实对孩子的学习有帮助的这些素质教育在我们看来可能是更刚性的,这是家长迫切需求的东西。第二点,我觉得随着高考人员的分流,国际学校,或者说是变种的出国留学、出国培训,也是非常好的方向。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庞大的职业培训市场。过去的职业培训市场比较成熟的是金融培训,比如CPA、CFA培训。但是另外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云计算、包括编程、新零售等这些新兴培训目前还是非常薄弱,挂牌。我觉得这当中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客观来讲,我觉得教育行业还没有到你去挑一个特别细分的赛道的时候。目前我们更多像去构建一个portfolio,一个投资组合,是在全生命周期内挑两个到三个,而不是all in一个赛道。投资的最终目的是为规避风险定价,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分散投资。

  界面:很多在线教育的上市公司还处于亏损期,很多人认为,在线教育企业的盈利模式仍旧是个大问题,你怎么看?

  高航:现在有很多公司已经倒闭或者清算,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有两点,第一是它们的创始人不是教育产业出身的,而是互联网出身,所以他们更在乎流量,想把教育做成流量事业。但我觉得这对教育来说是相对一个负面的东西,尤其是资本的催生,很多时候的一些对赌或者是对在线公司条件的约束和要求,导致了他们会大量去烧钱拿流量,但是教育行业是“无欲则刚”的行业,需要慢慢沉淀,尤其是教材、教辅、老师、培训体系包括整个课程体系的搭建,这些都需要时间,而这些企业在这方面的沉淀性包括可容忍度可能稍微薄弱一点。

  高航:我认为在资本寒冬内,有更好的现金储备的企业可以活下去。从这个角度出发,我比较倾向于学校类的资产,比如国际学校、民办高校,在政策已经基本出清的情况下,它们的现金流是比较稳定的。很简单的逻辑,和医疗行业相比,教育有更多的可控性和确定性。换句话说,我们每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生病,每次生病要吃多少药,吃的药要花多少钱,但是在每个生命周期,孩子上学的费用大概是多少,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同样,学校的估值,学校未来的现金流有多少多是可以折现出来的,相对来说这是比较明确的。我认为,越是在资本寒冬的时候,越应该投一些无论是技术还是收入模型,都相对比较可控和可观的企业。                                                                     界

  高航:我们会分两个维度考虑投资,首先是生命周期的投资,比如我们在早幼教、K12、国际学校、在线教育、学历教育、成人教育等每个细分领域都会去布局。其次,我们会根据阿里的战略发展规划来投资不同成熟度的项目,比如马上要IPO的公司,并购类的公司,比较早期的公司,这样可能会比较符合我们的蚂蚁金服以及余额宝的战略发展,所以说我们既会根据风险的高低去匹配,也会分类型,通过产业细分去匹配。